动静在变与不改变之间

又是秋雨、还是秋雨,断断续续、断断续续下了一千年、两千年∶从敦煌到徐闻。这秋雨,像极了丝路的花雨,用那琵琶的声音,偶尔还是反弹。声音在变与不变之间,在这之间,充满的是我大汉两千年文化的味道。这味道:能够把人心滋养,化掉一切尘埃,化掉多少朝代的愁雾。从江司马浔阳江旁听到的瑟瑟琴声,到李清照的婉约词句,到北岸的潮声:这祖国大陆最南端的潮声,还有心在梦在的祝福庶徐徐闻乎?窗外,仍是秋雨,敲打了几千年,让人宽心,让人留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