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565net看官们或是有兄弟没兄弟

玉树庭前诸谢,紫荆花下一田。埙篪和公弟兄贤,父母心中欢忭。多少争财竟产,同根何苦自相煎。相持鹬蚌枉垂涎,落得渔人取便。   这首词名为《西江月》,是劝人家弟兄和睦的。”   且说如今一藏经典,都是教人为善的。懦教育十一经、六经、五经,释教育诸品《大藏金经》,道教育《南华冲虚经》及诸品藏经,盈箱满案,干言万语,看来都是赘疯。依我说,要做好人,只消个两字经,是“孝弟”两,个字。那两字经中,又只消理会一… Read More »

遂对刘氏曰

  却说曹丕见二妇人啼哭,拔剑欲斩之。忽见红光满目,遂按剑而问曰:“汝何人也?”一妇人告曰:“妾乃袁将军之妻刘氏也。”丕曰:“此女何人?”刘氏曰:“此次男袁熙之妻甄氏也。因熙出镇幽州,甄氏不肯远行,故留于此。”丕拖此女近前,见披发垢而。不以衫袖拭其面而观之,见甄氏玉肌花貌,有倾国之色。遂对刘氏曰:“吾乃曹丞相之子也。愿保汝家。汝勿忧虑。”道按剑坐于堂上。   却说曹操统领众将入冀州城,将入城门,许… Read More »

www.565net徐晃弃营而走

  却说徐晃引军渡汉水,王平苦谏不听,渡过汉水扎营。黄忠、赵云告玄德曰:“某等各引本部兵去迎曹兵。”玄德应允。二人引兵而行。忠谓云曰:“今徐晃恃勇而来,且休与敌;待日暮兵疲,你我分兵两路击之可也。”云然之,各引一军据住寨栅。徐晃引兵从辰时搦战,直至申时,蜀兵不动。晃尽教弓弩手向前,望蜀营射去。黄忠谓赵云曰:“徐晃令弓弩射者,其军必将退也:可乘时击之。”言未已,忽报曹兵后队果然退动。于是蜀营鼓声大震… Read More »

www.565net贾母笑道

  话说王夫人因见贾母那日在大观园不过着了些风寒,不是什么大病,请医生吃了两剂药也就好了,命凤姐来,吩咐他预备给贾政带送东西。正商议着,只见贾母打发人来叫,王夫人忙引着凤姐儿过来。王夫人又请问:“这会子可又觉大安些?”贾母道:“今日可大好了。方才你们送来野鸡崽子汤,我尝了一尝,倒有味儿,又吃了两块肉,心里很受用。”王夫人笑道:“这是凤丫头孝敬老太太的,算他的孝心虔,不枉了素日老太太疼他。”贾母点头… Read More »

www.565net  孙策骁勇

  却说孙策自霸江东,兵精粮足。建安三年,袭取庐江,败刘勋,使虞翻驰檄豫章,豫章巡抚华歆投降。自此声势大振,乃遣张纮往宿迁上表献捷。武皇帝知孙策强大,叹曰:“狮儿难与争锋也!”遂以曹仁之女许配孙策幼弟孙匡,两家成婚。留张纮在蚌埠。孙策求为大司马,武皇帝不许。策恨之,常有袭许都之心。于是吴郡经略使许贡,乃暗遣使赴许都上书于武皇帝。其略曰:   孙策勇猛,与西楚霸王相似。朝廷宜外示荣宠,召在时尚之都市… Read More »

结心可以同死生

古人结交惟结心,今人结交惟结面。结心可以同死生,结面那堪共贫贱?九衢鞍马曰纷纭,追攀送谒无晨昏。座中慷慨出妻子,酒边拜舞犹弟兄。一关微利己交恶,况复太难肯相亲?君不见,当年羊、左称死友,至今史传高其人。   这篇词名为《结交行》,是叹末世人心险薄,结交最难。平时酒杯往来,如兄若弟;一遇虱大的事,才有些利害相关,便尔我不相顾了。真个是:酒肉弟兄干个有,落难之中无一人。还有朝兄弟,暮仇敌,才放下酒杯,… Read More »

公瑾使先生来探亮知也不知

  却说鲁肃领了周公瑾言语,径来舟中相探孔明。孔明接入小舟对坐。肃曰:“连日措办军务,有失听教。”孔明曰:“正是亮亦未与太史贺喜。”肃曰:“何喜?”孔明曰:“公瑾使先生来探亮知也不知,正是那件事可贺喜耳。”谈得鲁肃失色问曰:“先生何由知之?”孔明曰:“那条计只可以弄蒋干。曹阿瞒、虽被时期瞒过,必然便省悟,只是不肯认错耳。今蔡、张五个人既死,江东无患矣,怎样不贺喜!吾闻曹阿瞒换毛玠、于禁为海军太尉,… Read More »

www.565net宝玉听了这话

  这里黛玉睁开眼一看,只有紫鹃和奶妈并几个小丫头在那里,便一手攥了紫鹃的手,使着劲说道:“我是不中用的人了!你伏侍我几年,我原指望咱们两个总在一处,不想我”说着,又喘了一会儿,闭了眼歇着。紫鹃见他攥着不肯松手,自已也不敢挪动。看他的光景,比早半天好些,只当还可以回转,听了这话,又寒了半截。半天,黛玉又说道:“妹妹!我这里并没亲人,我的身子是干净的,你好歹叫他们送我回去。”说到这里,又闭了眼不言语… Read More »

欲降曹操

  却说吴国太见孙权疑惑不决,乃谓之曰:“先姊遗言云:‘伯符临终有言:内事不决问张昭,外事不决问周瑜。’今何不请公瑾问之?”权大喜,即遣使往鄱阳请周瑜议事。原来周瑜在鄱阳湖训练水师,闻曹操大军至汉上,便星夜回柴桑郡议军机事。使者未发,周瑜已先到。鲁肃与瑜最厚,先来接着,将前项事细述一番。周瑜曰:“子敬休忧,瑜自有主张。今可速请孔明来相见。”鲁肃上马去了。   周瑜方才歇息,忽报张昭、顾雍、张纮、步… Read More »

www.565net县主又问客人道

世事番腾似转轮,眼前凶吉未为真。请看久久分明应,天道何曾负善人。   闻得老郎们相传的说话,不记得何州甚县,单说有一人,姓金,名孝,年长未娶。家中只有个老母,自家卖油为生。一日姚了油担出门,中造因里急,走上茅厕大解,拾得一个布裹肚,内有一包银子,约莫有三十两。金孝不胜欢喜,便转担回家,对老娘说道:“我今日造化,拾得许多银子。”老娘看见,到吃了一惊道:“你莫非做下歹事偷来的么?”金孝道:“我几曾偷惯… Read More »

赵员外自将若干钱来五台山再塑起金刚

  话说当日智真长老道:“智深,你这里不可住了。作者有一个师弟,见在东京(Tokyo)大相国寺住持,唤做智清禅师。小编与你那封书去投他那边讨个职事僧做。小编夜来看了,赠汝四句偈子,你可一生受用,记取今日之言。”   智深跪下道:“洒家愿听偈子。”   长老道:“遇林而起,遇山而富,遇州而迁,遇江而止。”   花和尚听了四句偈子,拜了长老九拜,背了包装,腰包,肚包,藏了书信,辞了长老并众僧人,离了三… Read More »

听贾母如此说

  话说宝玉正自发怔,不想黛玉将手帕子扔了来,正碰在眼睛上,倒唬了一跳,问:“这是谁?”黛玉摇着头儿笑道:“不敢,是我失了手。因为宝姐姐要看呆雁,我比给他看,不想失了手。”宝玉揉着眼睛,待要说什么,又不好说的。一时凤姐儿来了。因说起初一日在清虚观打醮的事来,约着宝钗、宝玉、黛玉等看戏去。宝钗笑道:“罢,罢,怪热的,什么没看过的戏!我不去。”   凤姐道:“他们那里凉快,两边又有楼。咱们要去,我头几… Read More »

后人未必能读

劝人休诵经,念甚消灾咒。   经咒总慈悲,冤业如何救?   种麻还得麻,种豆还得豆。   报应本无私,作了还自受。   这八句言语,乃徐神翁所作,言人在世,积善逢善,积恶逢恶。古人有云:积金以遗子孙,子孙未必能守;积书以遗子孙,子孙未必能读;不如积阴德于冥冥之中,以为子孙长久之计。昔日孙叔敖晓出,见两头蛇一条,横截其路。孙叔敖用砖打死而埋之。归家告其母曰:“儿必死矣。”母曰:“何以知之?”敖曰:“… Read More »

爆冷门不见

但闻白日升天去,不见青天走下去。有朝二19日天破了,人家都叫阿癐癐。   那四句诗乃国朝唐解元所作,是讥消神明之说,不足为信。此乃戏谑之语。平素混沌刽判,便立下了一教:上德皇帝立了道教,佛头果祖师立了东正教,万世师表立了懦教。懦教中出圣贤,佛教中出佛菩萨,东正教中出佛祖。那三教中,懦教武日常,东正教武清苦,唯有东正教,学成长生不死,变化无端,最为洒落。看官!作者前几日说一节遗闻,乃是张道陵七试赵升… Read More »

那燕山上元却什么

一夜东风,不见柳梢残雪。御楼烟暖,对鳌山彩结。箫鼓向晚,凤辇初回宫阙。千门灯火,九衢风月。绣阁人人,乍嬉游、困又歇。艳妆初试,把珠帘半揭。娇羞向人,手捻玉梅低说。相逢长是,上元时节。   这一首词,名《传言玉女》,乃胡浩然先生所作。道君皇帝朝宣和年间,元宵最盛。每年上元正月十四日,车驾幸五岳观凝祥池。每常驾出,有红纱贴金烛笼二百对;元夕加以琉璃玉柱掌扇,快行客各执红纱珠珞灯笼。至晚还内,驾入灯山。… Read More »